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一点红冰心论坛 >

广场灯能否亮起来(组图)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07-28 点击数:

  日前,本报刊发《市民建议为道台府广场安灯》一文后,在广大市民中引起反响。许多市民致电本报表示,不仅道台府广场的市民遭遇了摸黑娱乐的情况,哈市许多开放式广场都遭遇了这类没有灯光的情况。6月25日晚7点,本报记者根据市民反映的情况,分四路走访了哈尔滨市区的多个黑灯广场。

  25日晚7点20分,记者在道外区靖宇十四道街广场看到,在这里跳集体舞的市民有上千人。这时的天色已经开始昏暗起来,可是广场里一盏灯也没亮。据一位自称在此摆摊多年的商贩介绍,广场四周原本是有灯的,不知为啥现在一盏都没有了。

  晚7点45分,记者赶到道外区靖宇公园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公园里有市民自己携带的音箱,此刻音响里还在播放着舞曲。可是人们却渐渐停下了舞步,纷纷坐在广场里的长凳上。一位刚刚落座的老人告诉记者,现在天黑了,由于广场里没有照明设备,所以大家只好把跳舞改成摸黑聊天了。

  25日晚7点30分记者赶到中山路六顺街口的中顺广场,长400米宽100米的广场被划分成三块,临近六顺街的位置安放着体育健身器材,一些孩子在健身器材间跑来跑去。中间地带几百人排着整齐的队伍正在跳“快乐舞步”。再往里是自由活动区,一些老年人正沿着广场边散步走圈。市民徐先生告诉记者,香坊这一带除了尚志公园,想健身就只能来中顺广场了。中顺广场不在居民区,不扰民,所以大家都喜欢。本来广场是有灯的,两年前中山路架设香滨高架桥,灯被拆除,可之后桥建好了,灯却一直没有恢复。市民韩先生说,没有灯,大家活动太不方便了,为此他找了多个部门,希望恢复中顺广场的灯,可是始终没有结果。20时,跳“快乐舞步”的人散了,跳交谊舞的人聚集到广场中央。“一个晚上要换几拨人,大家太需要这块运动休闲场地了,有灯的时候大家能玩到晚上10点多,现在没了灯,黑咕隆咚的大家只好早早收场。”韩先生指着中山路上的路灯无奈地说,澳门六合四肖四码,“哪怕路灯离广场近点也行呀。”中山路上的路灯安在主路上,与广场隔着辅路、人行道及绿化带。路灯及广场对面建筑的亮化灯光透过广场上树的缝隙只能洒下微弱的斑斑点点。“修健身休闲广场本身就是为方便市民的,可为啥不能再安几盏灯呢?”市民韩先生说。

  25日晚7点50分记者来到哈市南岗区革新街圣·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广场。这个广场每天晚饭后都会聚集大量健身、跳舞的市民。这里还有一支自发组建的民乐队,他们义务为愿意唱歌的音乐爱好者们伴奏。据乐队的首席竹笛,也是组织者之一的王先生介绍,由于广场没有灯光,他们的演奏只能借电、借光,每周二四六从附近商铺拉电源,接上音响和灯光,而一三五就只能摸黑演唱了。王先生说,本来教堂是有灯光的,但是只有在重大节日时才打开。

  一对在广场跳舞的市民说,摸黑跳舞已经习惯了,夏天天黑得晚能多跳一会,冬天伸手不见五指只能摸黑跳!“多想有点灯光啊,哪怕效果灯也行啊!”

  25日晚7点40分,记者来到香坊区三大动力路上的母亲广场,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但广场上数十盏灯却仍未开启。广场上人头攒动,在广场上纳凉、散步、跳舞的市民足有三四百人。距离记者最近的一个百余人方队正在跳集体舞,可记者只看了几分钟,方阵就解散了,一位正准备离去的大娘告诉记者,天太黑,怕崴脚,所以只能早早回家了。

  赵大爷每晚都拎着小凳坐在广场中纳凉,他说:“广场是有灯的,可是每天开灯的时间都不一样,有时晚上7点多开,有时要8点多开,更多的时候甚至就不开了。而且就算开灯,也不是全开,整个广场各种各样的灯几十盏,可往往亮的只有几盏。那些平时跳舞一跳就跳到晚上9点多的老人,因为没有灯,没尽兴就得无奈散场。赵大爷还风趣地说:“广场没灯虽然对我们这些老年人不方便,但却方便了一些谈恋爱的年轻男女,经常有一些小年轻在这一呆就呆到半夜十一二点钟,不过因为没灯,这边晚上也经常出事。”

  晚8点15分,记者离开广场。此时,在广场活动的人已散去大半,广场上只有中间建筑物下的一盏射灯以斜上方的角度照向建筑物,而在广场上活动的市民根本借不上这点光。哈尔滨市城乡建设委员会路灯处工作人员表示,哈市的街灯为两类,一类是用于一二三类街道照明的路灯,归路灯管理处负责,另一类是用于广场装饰的广场灯,一般归区级的建设局或城管局负责。